在家上学的15岁男孩拿到浙律自考文凭(图)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13 17:25

  昨天上午9点,杭州双浦镇一家“东林宾馆”的前台,一个十多岁的男孩手上拿着一本《雅思考试核心词汇》,正专注地背着单词。有客人来住店,叫了他两遍,他抬起头,赶紧说声“抱歉”。麻利地为客人办好入住手续,他把客人送上楼,回到前台,又拿起了书本。

  男孩叫刘如松,金华人,今年15岁。去年家里在杭州双浦镇开了一家“东林宾馆”,他在前台帮忙。刘如松爸爸还在滨江开了一个英语补习班,一家人经常两头跑。

  爸爸刘廷芳领着记者来到刘如松面前,他站了起来,学着老爸的样子跟记者握了握手,问候了一声“你好!”说完瞄了老爸一眼。看得出来,这是老爸特意交待过的。

  刘如松的个头有1.75米,快赶上老爸了,胖乎乎的。15岁的年纪,已经有了两撇淡淡的胡须。爸爸说,儿子平时喜欢吃肉,个头长得比较快,就是胖了点。刘如松嘻嘻一笑:“平时不太爱运动,喜欢当宅男,所以肉多了点。”

  这5年,刘如松完成了全部初中、高中课程,拿到了浙津自考本科文凭,现在,他正在准备10月底的雅思考试,一旦雅思考过7分,他就要申请香港的大学攻读法律博士专业。

  2010年起,刘如松花1年时间自学了14门课,通过了浙江工商大学的法律专科考试。在这个基础上,他又取得了浙江大学法律自考本科文凭;宁波大学律师专业的自考课程考试已经通过,正在写论文,这个月答辩,年底前可以拿到自考文凭;浙江工商大学行政管理学的自考课程,还剩下三门课,一篇论文。如全部考出,就是3个本科文凭了。

  刘廷芳说,做这个决定,也是不得已,“小学三年级以前,他是照常上学的,到了三年级,老师经常来告状,说他上课不听讲,小动作很多,作业也不做。这些都是坏学生的表现啊!”

  听老爸说起小时候的“糗事”,刘如松有些不好意思了,插话打断了老爸:“老师讲的我都懂了,作业也没啥意思,上课很无聊。”

  刘廷芳看了儿子一眼,“老师告他状,但他每次考试,成绩都很好,起码年级前5名。我开始觉得,他是学有余力,学校里的课程对他来说太浅太慢。”

  于是,父亲替儿子向学校申请“跳级”,当时的金华新世纪学校的校长同意了。三年级暑假,刘如松自学了四年级的课程,新学期开学前,学校让他做了四年级的期末考试卷,他考得很好,顺利跳级。

  这样的跳级在继续。刘如松读完五年级后,跳过六年级,直接报考杭州的一所民办初中,在几百名考生中,获得了第15名的好成绩,10岁读了初一。而初中的生活,也仅仅持续了2个月。

  刘廷芳说,“让孩子回家上学,我们做父母的也很纠结,很多事情,一定是有得有失的,那个时候,我也不知道在家上学的模式,是不是适合他。下这个决心,挺不容易的。但一想到他在学校上学,他得忍受自己并不喜欢的学习,会不会反而让他对学习失去趣,这是我们最怕的。”

  回家后,刘廷芳对儿子很严格,有段时间,刘如松迷上了玩网络游戏,“我很生气,我警告他,如果再这样下去,我会收走电脑、手机。我很少生气,我一生气他就怕,就变得老老实实的。”

  刘廷芳对儿子在家上学取得的成绩很满意:“我原来预想,他用4年时间学完初中、高中的课程,想不到他只花了2年时间。”

  刘如松在家上学,并不轻松,他每天学习时间超过8个小时,每学习一个小时,休息十分钟。一个星期休息一天,这一天由他自己安排。

  开头两年,他在家里学习初中、高中的课本,有针对性地请了辅导老师来家里答疑,两年学完了学校6年的课程。刘爸爸说,本来打算去考中科大少年班的,但他当时只有12岁,够不上少年班14岁的最低标准,只能放弃。

  现在要专心对付雅思考试,“每天这个时候,是我背词汇的时间,今天看来得破例了,就当提前休息了。”刘如松现在每天的作息时间是这样安排的:

  早上六点起床,6点半到9点半词汇、例句听写,之后是看雅思语法书;中午12点到下午1点半,午休;下午还是看语法书;晚上9点写日记,5年已经写了20多本,基本上是三个月写一本,开头是用中文写,后来一个月用英语写,一个月用日语写。晚上10点钟,他肯定要上床睡觉了。

  记者提出要看一看刘如松的“学堂”,男孩把记者引到了一个房间,里面有一个书柜,摆满了各种书籍,最多的是法律方面的书,《刑法学》、《金融法》、《法理学》、《房地产法》……

  这些书基本上都有三四百页,最厚的七八百页,一般人看这些书,肯定很无趣。但刘如松说:“我喜欢法律,以后要当一名律师。”他记忆力很不错,比如刑法上有300多条罪名,他不仅一一记牢了,还能根据案例说出犯了哪条罪。

  刘如松看书的速度很快,一本三四百页的书,他四天就能读完,而且要看好几遍。“第一遍通读,划重点;第二遍看题集,做题;第三遍再有重点地通读。”

  选择读法律,是刘如松自己的愿望,但他老爸知道,这跟发生在家里的一件事有关。刘廷芳说,他曾打过一次官司,先是败诉,后来通过上诉,胜了。“官司打了很多年,我不懂法律,吃了不少亏,他看在眼里,但帮不了我,所以立志学法律,以后可以帮助。”

  读初一的两个月,刘如松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同学,双休日一起玩,平时一起打饭、吃饭,一起聊学习、做作业,“这是一段美好的回忆,如今能跟我有这么多时间在一起的,只有我老爸了。”

  刘如松说,这是他在家上学唯一的遗憾,他没有朋友圈,父母是他最好的朋友,但没有一个知心的同龄朋友,他唯一的交流平台是网络。

  刘如松说自己很“宅”,“我有一个QQ群,有100多人,大家在一起聊怎么玩游戏,还有一个书友群,一起聊小说。”

  刘如松说,网上很难交到知心朋友,但有时候能帮到人也很开心。有一次,有个网友说话自暴自弃,大家觉得他可能有抑郁症,就一起劝他,还建议他去看医生,“这个网友沉寂了一段时间后,又出来了,还说感谢大家对他的帮助。大家都很开心。”

  2010年底,义乌商人徐雪金创办了“在家上学联盟”网站,成为来自广州、上海、北京、深圳等地不少家长的“知音”,一年时间会员达到1800多人。

  昨天,记者电话联系了徐雪金,他已经离开了义乌来到了广东惠州。他创办的“在家上学联盟网”,人数达到了1万多,同时在线。

  徐雪金的女儿也是在家上学的,当女儿5岁时,他不惜花重金把女儿送到了当地一家颇负盛名的幼儿园。一个月后,他发现活泼开朗的女儿,并不适应“条条框框”过多的幼儿园生活。爱女心切的他做了一个重大决定:把生意交给妻子打理,自己回家专心带孩子。

  “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在家上学,实践在家上学的人也会越来越多,”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说,美国在家上学的孩子很多,他们在家上学有一个特点,一户家庭中的孩子很多,孩子不会孤独,“中国是独生子女家庭,家长就需要为孩子解决同伴交往的问题。”

  上海的腾龙是一位爸爸,儿子今年7岁。两年前,他带着儿子从上海搬去了大理,跟一些志同道合的家长一起租了一个院子,带着孩子过起了在家上学的生活。

  腾龙希望给孩子这样一种教育:让孩子完全自由成长。所以,他为孩子找来了一些同伴,大家生活在一起,并一起参加各种活动,接触真实的社会。

  在很多让孩子在家上学的家长看来,解决孩子的人际交往,成为在家上学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,否则在家上学会让孩子变得很“宅”。

  12岁的杭州女孩沈璐玮,只当了一年半的小学生,以后一直宅家上学,他爸爸很重视孩子的社交。今年暑假,他让老婆陪着女儿去了一趟美国,玩了3个月,并在洛杉矶的一所私立中学给女儿报了一个5个星期写作班,班上的学生都比女孩大。

  沈先生说,“在家上学不能只待在家里,一定要创造各种条件,让孩子参与社会活动。”沈璐玮这趟美国行,参观了麻省理工大学、哈佛大学,还去了一趟墨西哥,她自学的西班牙语有了用武之地。本报记者 梁建伟

  小学连跳两级,初一回家自学,5年后拿到浙律自考文凭在家上学的15岁男孩,要考法学博士昨天上午9点,杭州双浦镇一家“东林宾馆”的前台,一个十多岁的男孩手上拿着